1. 暢達學術論文網歡迎您光臨!
          學術論文發表
          《中國化工貿易》雜志論文

          “開源”推進“能源供給革命”

          2019-5-13 13:44:54 | 瀏覽30891次 | 《中國化工貿易》論文 | 全部雜志

            摘要:2018年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董事長王宜林發表了有關國內天然氣階段性供應緊張的提案,首次對去年天然氣供應形勢問題做出回應:他認為“天然氣供需矛盾在短期內難以徹底解決”!2018年天然氣消費增速約為15%-16%,預計今冬明春天然氣供需矛盾仍將比較突出!蓖跻肆址Q,進口天然氣作為內部資源不足的補充,已經是大勢所趨。

            關鍵詞:恢復中俄天然氣項目;啟動伊朗氣進中國項目

            由此可見,當前天然氣經濟發展的瓶頸問題在于日益增長的人民生產生活用氣需求與“天然氣階段性供應緊張”的矛盾。這個主要矛盾不解決,能源體制機制改革的效果就會打折扣,因為即使能源體制改革改的再好,即便是順利成立“國家管道公司”,卻依舊因為氣源緊張而年年發生“天然氣階段性供應緊張”的情況話,改革的紅利就得不到體現。

            “天然氣階段性供應緊張”從根子上說是在以習近平總書記為核心的黨和政府正確領導下,中國國民經濟生產生活水平發展提高了,所以帶動用氣需求逐年爆炸式增長,這是好事,但是供氣能力沒有跟上,造成了制約天然氣經濟發展的瓶頸,筆者建議從“開源”上來解決——“開源”說的就是我們要增加更多的陸上天然氣管道進口通道建設:

            1 恢復中俄西線天然氣管道項目建設并盡早通氣

            早在2014年11月9日,中國石油與世界最大的天然氣公司——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Gazprom)在北京APEC峰會期間簽署了中俄“西線”天然氣供應框架協議。該協議商定俄羅斯將從西西伯利亞氣田通過“阿爾泰”輸氣管道對華供氣,年供氣量300億立方米。這一協議據稱與當年5月簽署的另一筆天然氣協議(“中俄東線”)金額相仿,均為4000億美元。

            但是因為先建了“中俄東線”天然氣管道,所以從2014年中俄西線天然氣管道項目擱置至今(2018年)將近4年,如能盡快恢復項目建設早日建成,則每年有300億立方米天然氣從新疆進入西氣東輸一線、二線、三線并轉輸到華北、華東、華南、華中地區,結合中俄天然氣管道東線“左右開弓”,很大程度上緩解每年冬季“天然氣階段性供應緊張”問題。

            2 借“中巴經濟走廊”盡快啟動伊朗氣進中國項目

            作為“一帶一路”重要油氣資源國的伊朗,與中國關系不錯,但長期受歐美經濟制裁,石油天然氣資源無法外運,直到2016年,美國總統奧巴馬在下臺前取消了對伊朗長達10年的制裁,這就使伊朗天然氣出口到中國有了可能性。

            伊朗國家石油公司(NIOC)總經理阿里·卡爾多爾在德黑蘭接受伊朗媒體記者采訪時表示,伊朗在2017年發現了1.8萬億立方米的新天然氣儲量,其中大約一半的儲量為可采儲量。伊朗的天然氣總儲量已達到55萬億立方米,其中33萬億立方米為可采儲量,儲采比大約為70%,是全世界最大天然氣資源國。

            全世界第一大天然氣田南帕爾斯氣田很大一部分就位于伊朗境內(一小部分在卡塔爾)。據國際能源署(IEA)數據顯示,南帕爾斯氣田估計儲存有天然氣51萬億方、凝析油500億桶。

            伊朗與巴基斯坦天然氣管道項目早在2013年11日就開工建設,當時兩國總統到場奠基。該管道又稱為“和平管道”,預計總投資70億美元,根據最初規劃,管道起于伊朗南帕爾斯天然氣田,貫穿巴基斯坦,最終抵達印度,第一期管道總里程1800公里。

            巴基斯坦段天然氣管道全長780公里,日輸氣量可達2150萬立方米,到2016年,伊朗境內段天然氣管道已經全部建成。華爾街日報稱,巴基斯坦曾經與中國石油天然氣管道局進行談判,建議由其鋪設約700公里的管道,從巴基斯坦西部的瓜達爾(Gwadar)港直達南部信德省的訥瓦布沙阿(Nawabshah),在這里匯入巴基斯坦現有的全國輸氣配氣管網,但最終沒談成。該項目費用為管道建設費15億-18億美元,如果算上在瓜達爾港配套建設的LNG液化天然氣接收站,總費用約為20億美元。從瓜達爾港到伊朗邊境的剩余80公里管線,將由巴基斯坦建造。

            “和平管線”投用后將為巴基斯坦提供4500兆瓦發電量所需的油氣燃料,幾乎可以填補該國全部電力缺口;最重要的是,如果通過2013年提出的“中巴經濟走廊”(烏爾都語:ناتسكاپ-نیچیداصتقایرادہار,英語:China–PakistanEconomicCorridor,CPEC)沿“中巴鐵路”并行鋪設一條通往中國新疆的天然氣管道,從巴基斯坦的阿拉伯海港口瓜達爾港延伸到中國新疆喀什,再續“絲綢之路”的輝煌,落實中央“一帶一路”的部署,達到雙氣源供氣——既通過瓜達爾港的LNG接收站又通過伊朗陸上天然氣管道供氣,雙保險。

            總結來說,正像國家能源局局長努爾·白克力說的那樣“堅定不移推動能源革命向縱深發展”——針對日益增長的人民生產生活用氣缺口,如果盡早啟動中俄西線和中巴天然氣管道兩個項目,多氣源交錯環繞來“保供”,中國就不再會出現“天然氣階段性供應緊張”情況,國家能源安全戰略會得到進一步提升,這也是落實習近平總書記2014年6月在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六次會議上發表的重要講話精神——全面推進“能源供給革命”。

           。ɡ瞿茉从邢薰疚镔Y管理部,北京100101)

           。ㄖ袊吞烊粴怃N售北方公司辦公室(黨辦),北京100101)

           。ㄖ袊捅本┯蜌庹{控中心技術處,北京100007)

              投稿咨詢 劉編輯 qq:1144672229 微信:gg1144672229

          本文是《中國化工貿易》雜志正式刊出的論文,僅供個人學習參考,請勿轉載、抄襲或作其他用途!